校园文明
学风、教风、校风

学风:致知、致用、致远(三致)

释义:“致知”出自《礼记·大学》:“致知在格物,物格尔后知至。” 【朱熹】:深究事物事理,导致知性灵通至极。「知」是知性─包罗了聪明与常识。「格物致知」便是研讨事物而取得常识、事理。“格物致知”包罗并丰硕于“脚结壮地”精力。“致知”表现了我校泛博学子松散肄业,取得常识,根究真谛,臻于完美。

“致用”发源于明清之际闻名思惟家顾炎武、王夫之等人的学说,“经世致用”。主意学识无益于国度的学术思潮。《辞源》中对“经世”的诠释为:管理世事;“致用”为:尽其所用,“学用连系”,夸大要现实接洽现实,脚结壮地,重视实效。这充实表现了我校培育“结壮敬业、会学善用的利用型人材”的人材培育方针。

“致远”语出《诫子书》:“非恬澹无以明志,非安好无乃至远”。意为:不把面前的名利看得轻淡就不会有明白的志向,不能安静宁静全神灌输地进修,就不能完成弘远的方针。“致远”意为弘远的志向、奇迹上的志向、斗争的方针。有益于指导我校学子降服功利和急躁,果断信心,加强定力,志存高远,襟怀胸襟全国,寻求出色、首创将来。

“致知、致用、致远”既是我校泛博学子在进修进程中所表现出来的精力风采的实在写照,同时也是我校学子之志向寻求。

教风:为人、为学、为师(三为)

释义:“为人”出自《论语·学而》:“其为人也孝弟,而好犯上者,鲜矣。”意指做人处世接物。东晋史家袁宏的《后汉纪》有句名言“经师易遇,人师难遭”,夸大的便是教人、做人的教员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树“为师先为学,为学先为人”理念,有益于指导教员为人当有格,应当尽力做到道德高贵,情味文雅。

“为学” 出自《老子》:“为学日趋,为道日损。”意指做学识、治学。做学识要博学、要业精、要日新,要扎踏实实。“博学”意为普遍地进修,也指学识赅博。业精是博厚的担当和成长,在博的根本上求精。做学识,要日新,不日进则日退。

“为师” 出自《礼记•学记》:“能博喻,而后能为师。”意指为人师表,做学识道德方面的楷模。学高为师,能者为师。“为师”要治学松散、执教严正、请求严酷。做到既教书又育人,做先生的良师良朋;传道为先、授业为重、解惑为细。

“为人要正、为学要实、为师要严”这既是我校教员既有之风采,亦为我校教员教书育人之法例。

校风:大爱 小道 大学(三大)

释义:“大”字面上意义是极致,请求到达最高境地。孔子提出大爱思惟,孟子提出“仁者爱人”。 大爱意为爱国、爱教、爱生;大爱代表学术自在、学术自治;大爱展现环湖大学上善若水的文明风致;大爱表现了我校安身边境、办事下层、艰辛斗争、忘我贡献的办学特点;大爱意味着我校高程度大学寻求至善教导的最高境地。

“小道”出自孔子《礼记•礼运》“小道之行也,全国为公”;老子《道德经》“道者万物之奥”。“小道”是指宇宙万物的天然法例的摸索,也是指人类社会的最高志向或最高原则。“小道”另有常理、正理的意义。“小道”和我校“养正毓德”的校训精力一脉相承,小道标明齐大人在寻求真谛的小道上浏览新知,寻求出色,不时朝上进步。

“大学”语出《大学·中庸》。有云:“大学之道,在明显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”。 大学”一词在现代有两种寄义:一是“博学”的意义; 二是绝对小学而言的“大人之学”,大的学识。可引伸为熟悉天下的统统勾当。大学的主旨在于宏扬光亮正直的道德,在于令人弃旧图新,在于令人到达最完美的境地。

大爱无疆、小道有形,大学无器,“大爱” 、“小道”彰显人文精力与迷信精力,人文精力与迷信精力是大学精力的双翼。